丁丁網:卡洛斯五世

  即使是其他國家的船,乘員也不能棄船登陸。帆船上裝載著遠征軍所需要的一切,加萊船上還裝有大炮。根據事先的安排,多里亞擔任總指揮的由加萊船和帆船組成的艦隊要在海上向西挺進,配合陸地上發起進攻的陸軍,從海上攻擊阿爾及爾。
 
  困擾著陸上行軍部隊的不僅是狂風暴雨和敵人的襲擾。整夜的暴雨已將槍、火繩和火藥統統淋濕,無法使用。西班牙軍隊長于火器。他們雖然裝備著當時最先進的火器,卻無法抵擋靠弓箭和拋石機攻來的敵人。高科技在無法施展的環境里也會不敵古老技術。長槍敗給投石機,士兵的士氣自然低落。
 
  第二天早晨,情況仍無一絲好轉。大海狂躁不已,運輸船任憑擺布,沉沒的數量不斷增加,海灘到處是被沖上來的尸體。補給本該每天一次由海上提供給陸軍,現在根本做不到。登陸時隨身攜帶的面包干也吸飽了水膨脹起來,士兵們只好連水一起吞下去。這樣的一頓飯,還得在敵人襲擾的空隙才能吃上。
 
  這天下午,大軍終于行進到了能夠遠遠望見阿爾及爾城墻的地方。敵人已經完成了迎戰準備,城墻上站滿了士兵,高塔上紅綠黃三色旗在狂風中招展。曾在阿爾及爾住過的同行商人說,那是伊斯蘭教徒在迎戰基督徒時掛出的旗子。
 
  卡洛斯按照慣例,開戰前向阿爾及爾派去了勸降的使者。我們不知道誰是當時阿爾及爾的“酋長”,接待卡洛斯使節的是海盜哈桑·阿加。他在紅胡子手下嶄露頭角,以阿爾及爾為根據地,承擔襲擊滿載新大陸財富返航的西班牙船的任務。從阿爾及爾回來的使節向卡洛斯皇帝轉達了海盜的答復:“想要阿爾及爾,憑實力來爭奪!”
 
  卡洛斯有足夠的信心奪取阿爾及爾,但他的士兵情狀悲慘。他們夜不能寐,雨中一路而來,鎧甲武器沾滿爛泥,凍餒交加。馬匹同樣無精打采,只能吃到浸透雨水的草料,還要被迫強行軍。
 
  這時,一位多里亞派來的熱那亞人帶著他的信前來。多里亞在信里寫道:如果現在返回登陸地點,尚有足夠的船可載士兵回家。
 
  為了避免全軍覆沒,大張旗鼓進攻阿爾及爾的遠征軍,登陸北非后才兩天就不得不撤退。
 
  卡洛斯在將軍們的簇擁下遠望阿爾及爾城墻,回頭簡短地說道:“撤!”
 
  然而撤退也是一件苦差事:要列隊整齊回到登陸地點,不能看出絲毫退卻,惡劣的天氣沒有一點兒改善,還得時刻提防伊斯蘭教徒的游擊進攻。士兵嚴禁離隊。為了盡量多地帶走傷病員,拿不走的物件被統統扔掉。
 
  大炮和搬運用的大車要扔掉。位高權重者的物件如華麗的帳篷、服裝、銀制餐具也要扔掉。拉車的牛馬當場宰殺,把肉分給了士兵。但無火燒烤,無法食用,結果還是全部扔掉。
 
  首先讓數以千計的傷病者先行,德意志兵和意大利兵從旁護衛,但不斷有人掉隊。他們也像無法帶走的物件一樣被丟棄。大家都明白,等待他們的不是被伊斯蘭教徒屠殺,便是被送進“浴場”。
 
  無論怎樣偽裝,撤退騙不過敵人。數倍于來時的敵人發起了波浪式攻擊,激烈程度,一浪高過一浪。敵人射出的箭矢甚至落到近衛軍騎兵團簇擁下前行的卡洛斯身邊。
 
  犧牲最大的是負責后衛的馬耳他騎士團。他們像被追趕的小動物,一個接著一個被猛獸咬死。阿爾及爾郊外的一座橋后來被竟阿爾及利亞人稱為“騎士之墓”。泥沼中的撤退,情狀極為悲慘。29日夜晚仍舊暴雨連天,帳篷白搭,大家擠作一團過了一宿。
 
  30日早晨繼續撤退。風勢減弱,雨也小了,柏柏爾人和阿拉伯人的襲擾驟減,他們都去爭搶卡洛斯軍隊沿途扔掉的東西。
 
  這天傍晚,好不容易回到了原先登陸的海濱。多里亞和艦隊等候多時。人們不顧日暮,開始登船。黑夜里登船仍在繼續。
 
  31日早晨,登船完畢,可以起航了。然而天氣又變。沒有一個人愿意等候。

上一篇:seo咨詢:海上遠征
下一篇:網絡廣告營銷:貝賈亞

七天網絡溫馨提醒:丁丁網的這篇相關文章僅代表個人的觀點,內容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。可能會有所片面、偏激甚至錯誤的情況!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網絡的SEO小編強,丁丁網這篇文章僅供參考,歡迎各位同行、朋友批評并且指正!如果您有什么疑問,請您在留言區留言,還望給位不吝指正,謝謝!
想要了解更多關于“丁丁網”的信息,歡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詳細的內容!
青娱乐论坛视频分类首页